小娥(《白鹿原》中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田小娥)

小娥(《白鹿原》中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田小娥)

白鹿原:水性杨花的田小娥最后被公公杀害,为何有人觉得她很可怜呢?


《白鹿原》是陈忠实先生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。在这部史诗般的作品中,陈忠实塑造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。而在这些女性中,妖冶、艳丽的村花田小娥,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,同时也是陈忠实最喜爱的人物之一。

而上面的一段描写,正是田小娥被公公鹿三用梭镖杀死的一幕。而直到最后,田小娥仍用最后力气喊了声“大”。据陈忠实自己表示,当写到这一幕时,他竟眼前一黑。

一、郭举人和黑娃

在中国传统文化里,男性居主导地位,女性则处于从属地位。而位于关中的白鹿村,则是旧时社会的一个缩影,男权社会的堡垒。在这座堡垒的桎梏下,女性被迫压抑自己的天性,放弃自己的自由,默默戴着父权和夫权所强加的枷锁。

田小娥,生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,她的父亲是一个秀才。在书中出场时,她约莫17、8岁,有着罕见的漂亮,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。然而田秀才为了一点财产,竟将田小娥卖给70岁、行将就木的郭举人做小妾。而这一场老少配,注定是一场悲剧。

老举人定时来,定时走,门外还有大老婆监听。在平时,田小娥还必须操持家务,管理大老婆的吃喝拉撒,过着连奴仆都不如的生活。甚至,大老婆还施予田小娥以常人所难以忍受的虐待和耻辱(具体请见原文,按照平台规则,我说不出来)。

然而外柔内刚的田小娥,又如何能长期容忍郭举人夫妇对她的摧残。为了逃脱虐待和控制,田小娥与长工黑娃走到了一起。相比于老朽枯槁的郭举人,黑娃年轻的活力让她受用无穷。她说:“有这一遭,就算死也值了……,“兄弟呀,姐在这屋里连只狗都不如!我看咱俩偷空跑了,跑到远远的地方,哪怕讨吃讨喝我都不嫌, 只要有你兄弟日夜跟我在一搭……””

理所当然的,田小娥和黑娃的“奸情”东窗事发。盛怒之下的郭举人将田小娥休掉并赶出了家门,而田秀才也觉得丢脸,再也不认这个女儿。

然而田小娥没有看错人,黑娃确实是一个有种的男人。他在他人和家人的白眼下,毅然将无依无靠的田小娥娶回了家。

在那个属于他们二人的窑洞里,曾经有那么一段平静祥和的日子。但是他们的关系没有任何人承认,而黑娃的父亲鹿三更是对田小娥的存在恨之入骨。而这一切,也为田小娥的悲剧命运埋下了伏笔。

二、鹿子霖和白孝文

所谓悲剧,就是将美好的事物撕给别人看。田小娥和黑娃的两情相悦,并没有持续多久。后来,黑娃参加了农民运动,而田小娥也成为了妇女主任,这是她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刻。

然而否极泰来,由于农民运动的失败,黑娃只好抛下田小娥跑路。而田小娥也再次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。

而田小娥呢?在最困顿之中,中了书中最大的反派——叔公鹿子霖的奸计。鹿子霖许诺,只要田小娥委身于自己,就能让黑娃平平安安的回来。

为了黑娃,田小娥只好舍去这身皮囊,再次滑入不幸的深渊。而这一次,她再也无法摆脱这泥淖。鹿子霖在占有田小娥的同时,还将美丽的田小娥包裹成打败鹿家宿敌——白家的棋子。他要施展美人计,利用田小娥彻底整垮白孝文。

如何看待白鹿原中小娥对黑娃鹿子霖白孝文的爱?


只谈小娥和黑娃:

小娥和黑娃的相遇,是两人相互选择的结果。对小娥来说,遇见黑娃是幸运的,黑娃是她生命中的福星,让她重拾一个人的尊严,享受一个女人的快乐;对黑娃来说,遇见小娥,也是幸运的,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懂他、认可他的人,从不以仁义道德这些规范来约束他,灌输安歇无用的大道理,相反的却从她那得到无尽的温存和柔情。他们在对方眼里找到了自己,找到了各自的价值,原来他们也可以爱人和被爱,于是他们发疯般地相爱了。他们的遇到的阻力之大,都无法将他们分开,反而更让他们彼此依靠。那个原外废弃的破旧窑洞里,他们的小家温馨而又实在;原上的人们如避瘟神一样对他们敬而远之,恶意地谩骂和嘲讽,但是他们甜蜜的私房话抵挡了恶毒的流言蜚语;他们的亲人,一个是“要尽快把这个丢脸丧德的的女子打发出门,像用锹铲除拉在庭院里的一泡狗尿一样急切”的田秀才,一个是因他们的结合而断绝了父子关系,并这个所谓媳妇恨之入骨的鹿三,但他们之间浓浓的爱情多少弥补了亲情的缺陷。他们过着“男耕女织”式的生活,男人外出寻活,挣钱养家,女人在家缝缝补补,操持家务,负责一个家的内务,他们的生活简单、清贫,但是有一种平静的幸福,他们都是容易满足的人。

《白鹿原》中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田小娥?


《白鹿原》中田小娥是一个苦命的女子,同时是一个对爱情充满渴望的女子,小娥每天在武举人家里备受摧残,端屎端尿,给长工做饭,洗衣做家务,还要忍受大太太的欺负,武举人变态的要求。我觉得大家不喜欢的原因是她跟很多男人有染,说白了那个时代就是比较讨厌这种类型的了。

田小娥认识了出来做工的黑娃,她便勾引了黑娃,使得这个没有什么阅历的青年,一下子陷入了进去。当然这种事情也很快被那一家人给发现了,田小娥被赶了出去,黑娃也只得带着她离开,重新回到了白鹿原。但是作为了老一派的白嘉轩和鹿子霖,自然是无法接受这么一种女人,下令必须要让黑娃离开那个女人,可是黑娃这个时候已经是离不开田小娥了。

在原上只有黑娃一个人喜欢她,白嘉轩不允许她进祠堂,鹿三认为她是个婊子,害了自己的儿子。然而她,并不那么认为,因为她没有做对不起他人的事情,因为她渴望追求’自由‘,渴望像正常人一般生活,得到他人的认可。一个原上似乎容不下这位正常的女子,黑娃因为农协被抓起来之后,她被原上人羞辱,更是无人同情她。甚至认为她‘成分’不好的鹿子霖还借机强奸了她。

有人说田小娥这个角色不该存在,太肤浅,一直是围绕着性存在的,但是你可以想啊,她被卖给地主的时候才几岁,正是青春的大好时光,也需要别人的关爱,她得到的是什么,是夜里的毒打,她与黑娃的偷情也只是自己生理的正常需求,也是当时的她最低层次的需求,后来想要和黑娃享受是她的更高追求,是她想要一份归属感的追求。

你觉着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中的田小娥是怎样的人?


田小娥短暂的一生,怯弱而勇敢。这个纯朴、善良、无助、无辜而又劣迹斑斑的女人,用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谓的自由。一个别人眼中的“荡妇”,一个渴望自由又妥协于男权的女人。田小娥是一个传统女性与新型女性之间的过渡女性。

在《白鹿原》原著小说中,田小娥是田秀才的女儿,被卖给了郭举人做小,郭举人属于糟老头,举人不举,无爱可言;黑娃属于掏心掏肺地爱,俩人爱得轰轰烈烈,是人间真爱,两情相悦,成为了黑娃之妻。

黑娃在起事失败逃跑后,她又与鹿子霖和白孝文都有不可告人的关系。鹿子霖属于逢场作戏,俩人在相互利用,那里有爱;白孝文属于先“作”后爱,起初两人都在“作闹”,随后却彼此深深地爱上了对方,共同孕育了小生命……李沁用细腻的眼神和肢体动作,赋予剧版《白鹿原》中田小娥更多的悲情。李沁这样形容田小娥这一角色:“每次以为有希望,命运却总给她一巴掌。”

她善良单纯,是一心渴望爱情,渴望平淡生活的女子。只可惜,她生不逢时,生错了时代,从此她的人生开始走向飘零。她抗争过,迷失过,最后颓靡成原上的一株野草,随风飘荡。为了活下去,她屡次跳进火坑,最终走上不归路,化作飞蛾。她的到来,打破了白鹿原的沉静,她和原上的女人不同,一路跌跌撞撞,冲破封建枷锁,无视世人的唾沫星子,只为能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